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昊然工作博客

思路决定出路、格局决定结局、定位决定地位、眼光决定未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  

2011-01-17 11:31:41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文地址: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    原文作者:姚铎俟

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(一)
        昨天全体教师大会上,校长讲到安全问题,特别是教师安全问题。这个教师安全问题,不是说教师可能被“70码”;不是说教师可能被“三聚氰胺”,不是说教师可能被“躲猫猫”……(当然,当下的教师是最弱势的群体,因此潜在地被以上安全问题威胁着),而是可能被“绳之以法”。

       在大会上,校长带领我们学习了《教师法》的第三七条法律条文“  第三十七条教师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由所在学校、其他教育机构或者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。

(一) 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给教育教学工作造成损失的;

(二) 体罚学生,经教育不改的;

(三) 品行不良、侮辱学生,影响恶劣的。

 教师有前款第(二)项、第(三)项所列情形之一,情节严重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 ”。

校长强调,“有些教师应该懂法,不应该知法犯法。”校长也强调:“学生犯错误是正常的,教师不能用学生的错误来惩罚自己。”校长从法制,讲到了德智,前一句是法制,后一句是德治,有着高瞻远瞩地认识。

显然,校长在全体教师大会上陈述以上法律条文,不是无的放矢,必定有着某种针对性。最为新教师,特别对教育有着三年以上认识和思考的新教师,我一直反对体罚的,但是进入学校不到半年,我还是打了学生,每一次都是用“卷书”、“米尺”或者“小棍子”打左手心。有时候,学生不留心把右手伸出来让我打,我说我不能打右手,并且问学生,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学生摇头,我就告诉他:

“打你右手,就意味着我不让你写字学习,不让我自己的学生写字学习,这不是我所希望的;打你左手,就是用你左手受到教训让你记住,你的右手还可以写字学习,学习是你应该永记于心的。”

我知道,很多教师都会体罚学生,甚至有些教育名师都会体罚学生,何谓“体罚”?实际上没有法律条文上的规范,因此不同教师体罚学生就有不同的说法,例如有些名师体罚学生就可以解读为“用肢体语言教育学生”。唉,我们还是不要用这些官腔来忽悠人了。下面用人文语言来阐述。

       普通教师与教育名师体罚学生的区别,前者不能使学生受到教育,后者则能让学生深受教育,分别表现在普通教师体罚学生,得不到学生和家长的理解,甚至可能被学生和家长告上法庭;教育名师体罚学生,得到家长的理解,学生的“宽恕”,并最终得到家长和学生本人的感激。

      总之,教育惩罚实际上是一门极高超的教育艺术。体罚是不是教育惩罚,不仅要有法律条文的规范,还要有教师的智慧去处理。正如校长所说,我们教师要注意安全问题,即保护好自己。因此,既然体罚可能引起教师的灾难,那么教师实施惩罚一定要注意了,不经学生和家长理解,绝不能对学生实施体罚。所以,让学生和家长理解,就是要让家长和学生体会到教师的良苦用心和拳拳之爱。

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(二)

关于体罚,在我三年来的教育博客交流中,曾经热闹地讨论过。这三年来,我基于对教育新理念的支持和维护,基于自己初中受教时的深恶痛绝地记忆,我一直反对体罚。然而,我现在从教了,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里,我却“不知觉”地也“体罚”了部分学生。现在重新拿出来讨论,是有着教育实践的思考。

早就听说,有些教师体罚学生,轻则被学生投诉,受到学校的批评教育;重则被学生及学生家长告上法庭,得到法律的严惩。当然,还有些老师,被来了个狠的,直接被学生或学生家长辱骂殴打。以上情况,前几年媒体一般不予报道;近几年则被媒体偶有报道,以示对教师的同情和对教育的重新审视。

出现以上情况,于法规角度来看,我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明确的法律规范,既给予教师施展教育惩罚的空间(为使教育全面有效),又不至于教师滥用教育职权。但是,就我主观判断,被学生“报复”的教师,实在不值得给予多大同情。何处此言?

我相信,而且可以确信,有些学生和家长,有着个性上的暴力倾向。因此,作为教师,应该具备一双慧眼,把具有暴力倾向的学生识别出来。对于这样的学生,不管他犯什么错误,多大的错误,多少次的错误,教师都不应该对其实施体罚教育,乃至较严厉的批评教育都要慎重。那么是不是说对学生不予实施教育呢?不是!我认为依据问题的轻重,采取以下教育方法:

第一,采用语言上暗示。比如我所教的班级就有一个这样的学生,几乎所有任课教师都对他采用“冷处理”,因为所有任课教师对其实施批评教育时,都受到过他释放的“恐怖”白眼,听班主任说到,该学生家长都骂过他为“没有人性的东西”。但我想,教师在保护自己的同时,别忘了对他进行教育,那么就多加鼓励与暗示吧!有一次,该生来到教师办公室,没有他人在场的情况下,我就轻声地对他说:“你很聪明,但你不能取得应有的成绩,与你的性格有关。”有些教师可能说,这样教育有效吗?能转变他吗?我的回答是:“寄予希望!”

第二,采用班集体的力量,对其实施环境影响。实际上,如果真要对这样的学生实施有效教育,那么借助班集体的教育力量是唯一的办法。也就说,打造一个优秀的班集体,才能让具有暴力倾向地学生得到人性的教化。

第三,如果没有一个优秀班集体,而且学生的品行十分恶劣,那么只能向班主任、学校领导报告,希望得到教育集体的力量。

在我看来,这样的学生是非常少见的。因此,对学生实施适当地“体罚”教育,应该可以取得教育的效果。如果不能取得教育效果,而且还得到相反的效果,那么一定是教师对学生的了解不够,一定是教师本身没有克服自己的缺陷性格;一定是教师缺乏教育艺术。

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(三)

我写到,教师应该具有一双慧眼,要能够识别具有暴力倾向的学生和家长,换句话说,就是不要去碰硬石头,确切地说,不要用“拳头”去碰硬石头。那这是不是说,教师是“欺软怕硬”的种?

说到“欺软怕硬”,我就想到了“韩信胯下之辱”的故事,韩信是“欺软怕硬”的种乎?不,他是能够辨别形势,具有忍耐侮辱的坚强品质。教师是学生的人生导师,作为人生导师,自然要有坚强的品质,但绝不能做有勇无谋地勇士,教师是将不是兵。

教师不碰硬石头,不是怕硬石头,而是要用更博大的胸怀去拥抱它,用更智慧的方法去搬动它。

我说到,对于具有暴力倾向的学生,“不管他犯什么错误,多大的错误,多少次的错误,教师都不应该对其实施体罚教育,乃至较严厉的批评教育都要慎重”。这句话确实隐含这样一层意思,对于一般的学生,如果屡犯错误,教师应该基于严厉地批评教育,适当地实施体罚教育,也可能是必须的。

我看过一则教育案例,欧盟国家父母教育孩子养成一个守时的良好生活习惯,孩子屡次玩耍过头忘记了吃饭,或者早上赖床没有赶上吃饭,父母则收拾碗筷,让孩子挨饿一顿乃至数顿。我们的父母可能就做不到这一点,我们的孩子是皇帝,是千金!因此,在富裕的今天,由于孩子受教不当带来的家庭困惑,乃至家庭悲剧十分常见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一个面试考题:“如果一个学生在你的课堂上,频频说话影响课堂教学,而且在你采用眼神暗示和语言上的提醒,乃至批评教育都无济于事时,你会怎么做?”这是我第一次教师面试,我的回答是:“请同学站立,留待课后教育。”担任评委的校长说,“这不就是变相的体罚吗?我们学校是不允许体罚学生,也不能变相体罚学生。”

是的,体罚学生如果算得上教育的一种方法,那么它确实是最下策的方法。但在兵法上,最下策的方法,有的时候可能却是“奇”策。我想,在教育学生方面,应该也有这种情况。

在美国,法律上允许教师对学生实施适当的体罚教育,但不允许父母采用此法;当然我国没有这样的法律,但却有这样的实际:不允许教师体罚学生,默许父母享有体罚孩子的教育权利。因此,我认为:父母应该和教师一道,了解我们的孩子,因孩子实际,采用适当地教育方法,乃至进行体罚教育。

请注意:我说到体罚教育,绝不是身体摧残式的教育。我承认体罚学生,是最无奈地教育方法,因此也是最容易激动地教育方法。我认为,教师采用此法时,应该比任何其他教育方法,都要更为冷静、理智(但不缺乏严肃,乃至严厉)。

我是教师,我会“体罚”学生(四)

      《教师法》的第三七条法律条文“  第三十七条教师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由所在学校、其他教育机构或者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。

(一) 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给教育教学工作造成损失的;

(二) 体罚学生,经教育不改的; 

(三) 品行不良、侮辱学生,影响恶劣的。

 教师有前款第(二)项、第(三)项所列情形之一,情节严重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 ”。

根据《教育法》,我公然喊出“我是教师,我会‘体罚’学生”,我确实冒着一种极大的风险。但我愿意承当这个风险,因为我对教育的热爱和对教育真谛的追求,一定能够帮助我降低风险。我一定会像教育名师一样实施我的教育理想和梦想,因此我一定能实现教育名师体罚学生的教育功效,即“教育名师体罚学生,得到家长的理解,学生的‘宽恕’,并最终得到家长和学生本人的感激。”

“我是教师,我会‘体罚’学生”,如果给我带来风险,那么一定是对我人生的攻击,用一条干巴巴的法律条文断送了虔诚的教育者的前程,滞缓“真教育”的进展历程。

实际上,我对《教师法》第三十七条第二情形持保守,乃至担忧的看法。因为第二条情形未能具体化,很多教育者对此进行规避时,有可能就会落入第三情形。有些老教师就发出这样感概:“现在的孩子很难教,打不得,骂不得……”。实际上,由于我们当前对“体罚”的过于敏感,很多教师选择了“骂”,因为“骂”可以理解为评批教育,而“体罚”则无论如何也不会理解我批评教育,只会理解为“变相体罚”。

“骂”,在我认为,比“体罚”更难控制,因为情绪控制不当,语言选择不当,就必然导致“侮辱”。“侮辱”学生与“体罚”学生具有本质的区别。这也正是有些教育名师(万玮)所担心的,“心罚”一旦失效,其负效应将更为强烈,乃至成为不可挽回教育遗憾。

从一定意义上,我用承当“违(可能不太合理的)法”的风险,捍卫另一条(合理的)法律。对于“品行不良、侮辱学生”的教师,我是一百个地反对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